在蘭電所建所50周年文藝彙演上的講話

發布時間: 2016-09-30 文章來源:

  50 年前的一群人懷揣着夢想,帶着那個時代人特有的激情來到我們現在所在的這方土地,建立了蘭電所。春去秋來,時光飛逝,50年歲月,若用25年一代人算的話,整整兩代人的時間過去了。在這50年,我們蘭電所創造了無數的輝煌,我們每個人可以清晰地說出,我國第一台飛機地面電源車,我國的第一台低噪聲電站,我國的第一台大功率雷達電站,我國的第一台無人值守自動化電站......。我們可以自豪的說,我國首次發射洲際導彈,配備的地面電源是蘭電所的;南極長城站的電站是蘭電所的,等等。我們也經曆過挫折,我們有四個月沒發工資的曆史,我們也有一年虧損一千萬的不光彩記錄,這就是蘭電所:一個有血有肉有生命的組織。對于我們每一個曾經或現在仍然在蘭電所工作的人來說,50年是一個漫長的曆史,我們一代接一代的人在蘭電所就業,為我們自身生存而辛勤工作,為實現我們的人生理想而努力拼搏,我們有些人在這裡娶妻生子,在這裡度過了整個的職業生涯,我們有些人的下一代依仗着蘭電所讀完了小學、中學乃至大學,走向了社會。再過30年,我們40歲以上的同志會對孫輩說:“爺爺當時在蘭電所工作,他是做電源車的。”所有的這一切都是因為:蘭電所它在這裡,就如同喜馬拉雅在青藏高原一樣,喜馬拉雅是藏族人心中的圖騰,蘭電所同樣是我們蘭電所人的圖騰。

  我們在座的人有多少還知道春風電視,還知道百士特,還知道蘭州牌大客車?這些企業曾經輝煌過,但現在都已消失。可我們知道蘭石,我們知道蘭州電機,他們依然存在。衆所周知,蘭州黃河鐵橋是德國人建的,可大多數人不知道克虜伯公司,當黃河鐵橋到100年曆史的時候,克虜伯公司通知蘭州市政府,鐵橋壽命已到,加固後可以供行人使用,但不能走機動車了。無獨有偶,在我曾經工作過的化工機械廠,有一台1921年德國生産的镗床,2005年來了兩位德國人,要看這台镗床,說是他們公司生産的,并拿出公司的logo與床身的logo對照,以證明是他們公司生産的,的确logo的字母是一緻的,這也是一家與克虜伯公司一樣的百年老店。我們對曾經輝煌後又消失的企業會惋惜和痛心,我們又會對百年老店由衷的敬佩。我們蘭電所的未來會怎樣?我們知道,沒有什麼外來的力量會幫助我們,我們唯一可以依靠的是我們的理想。我想,我們的理想就是将蘭電所建成百年老店,這種理想的血液曾經在我們的前輩的血管裡流淌着,他們沒有讓它冷卻,才有今天我們50年的慶典,今天,這理想的血液又在我們的身體裡奔湧!我們會讓它冷卻嗎?不會!

  能夠團結人們的有兩種東西:共同的理想和共同的犯罪。是把蘭電所建成百年老店還是在我們手裡消亡,消亡就是犯罪。毋庸置疑,我們每一個人都不想犯罪,更不想共同犯罪,所以,我們一定會有因共同的理想而團結。我們無需懷疑我們的創造能力,我們更相信我們的堅忍不拔,我們必須重新振作,從零開始,為我們共同的理想而努力奮鬥!等我們晚年的時候,我們不會因為虛度年華而悔恨,也不會碌碌無為而羞愧。我們可以自豪地說:我也為理想而奮鬥過!看,蘭電所在那裡!

  謝謝大家!

版權所有:Copyright© 2010-2020  蘭州電源車輛研究所有限公司  隴ICP備18004423 号